武汉出租车票:

人气:495时间:2020-06来源:【武汉的士票】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



  世间兴废奔如电,沧海桑田几回变



  1855年,石达开在鲁巷受到胡林翼的狙击,久拖不下,接天王令回朝,至此和武昌永别;



  1911年,阳夏战役失败,黎元洪仓皇经鲁巷出逃,当时鲁巷一泥泞小道而已;



  1988年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成立,所处之地只是郊野;



  2000年决定以光谷为名,立志建设世界光谷,光谷广场动工;



  2005年-2010年光谷一路扩容至518平方公里;



  2008年光谷金融港奠基,光谷生物产业园开工;



  2010年武汉未来科技城开建;



  2012年提出光谷中心城规划,光谷从“鲁巷时代走入“中心城时代”。



  2015年东湖高新区政府搬迁光谷中心城,至此风起光谷东。



  如果要谈武汉,光谷就不能不提,古有黄鹤楼,今有大光谷,光谷俨然是武汉的新时代的名片,从一片郊野之地发展至今已30多年,一直是武汉经济发展的排头兵,这里有最多的年轻人,这里也有最多的企业,这里有武汉最高端的新产业,这里也是武汉第一座新城区。



  很神奇的时代,1988年到1995年期间中国各地的城市都在那个时间段开发了高新区,成都是1988年开始的高新区,苏州是1994年成立的苏州园区,而后这些城市的新区都得到了巨大发展,成为城市里崭新的新城区,甚至有的新城区城建面貌和繁华程度超越了老城区。



  实际上一个城市的发展就是在这种不断的外拓和更迭中发展,光谷做为武汉城市发展的外拓新城区,承担了产业发展的重担,以及新城区的脸面。可以说光谷是作为一个革新者出现的,他革新的是武汉传统的老城区,他作为武汉第一个产城融合的新城有机会超越老城,成为新武汉。



  光谷是成功的,然而对比同期的成都高新区和苏州园区,光谷又显得的不够成功。参见我的之前文章《武汉新城与老城的战争》光谷作为一个新城区无论是规划还是城建的面貌都不够新,相比于同期的成都高新区,苏州园区,城建上是明显比不过的。这里面的原因我已经在《武汉新城与老城的战争》中阐述过了,这里不多说了。



  白云苍狗,现在光谷俨然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城区,无论是鲁巷还是关山大道,满满当当的插着各式各样不同年代的建筑,很难得的有一些零星的空地,等待着后续的开发,有些严重影响市容的老房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拆迁,更有为数众多的高校,无意中把光谷分割的七零八落,怕是这些高校永远也动不了了。



  正是烟花易冷,少年易老,光谷真的老了,尽管现在更新了光谷广场,还计划改造关山大道,但我们都清楚,整容技术再好,也抵不过岁月这把杀猪刀,光谷还有未来吗?有,当然有,因为还有光谷东。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正因为光谷发展至今,无论鲁巷民族大道关山大道金融港都已经趋近饱和,若再想百尺杆头更进一步,要么是大力拆迁,把原来规划不合理的区域重新推倒重来,统一科学规划,然后焕然一新;要么另起炉灶,向外拓展空间;显然前一种成本太大,费时费力,ZF自然而然的选择了后一种方法,光谷中心城应运而生。关于光谷东为什么不一样,可参看我之前GZH的文章《光谷东为什么不一样》,这里面解释了光谷东的意义。



  为什么这次我的标题是风起光谷东?



  在时代的大潮里,选择大于努力,许多伟大的成就背后其实来自于时代自身的风口,大汉的400年基业真的起于小人物的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大唐盛世真的源起于《无向辽东浪死歌》的传唱?其实时代的风口才是这些成就的推手。



  城市也一样,每个城市大的时间纬度里总会有兴衰亡败,在小的时间段里也有自己的风口,我把小时间段里的城市发展风口分为三个阶段:阶梯化,扁平化,多极化。



  城市化的进程中,早期的城市更多是阶梯化的,房价也由市中心往外一个阶梯一个阶梯的递减,这叫阶梯化;



  接着就是扁平化,扁平化就比如资金像水一样寻找城市房价的洼地,然后填平洼地,比如当初主城区的洼地白沙洲,就被资金自动填平,扁平化就是一个填平洼地的过程。



  后面这个阶段叫多极化,在扁平化之后就会开始出现多极化,所谓多极化就是城市发展到后期,维持单一中心成本太高,不可避免的出现多中心的现象,而这些多中心的房价就从扁平化里崛起,形成一个个小山峰。



  风起光谷东,意思是武汉的多极化从光谷东开始将要愈演愈烈,为什么有这个判断?



  我可以从几个点来解释一下:



  在武汉第一次有如此科学规划的板块



  光谷中心城,由世界顶级的SOM建筑设计事物所设计,从起步就跳脱了原有的思维,避免了重蹈老光谷的覆辙,光谷中心城总用地面积36.15平方公里,重点引进“金融机构、企业总部、商务办公、商业娱乐、高档居住”,目的是打造高科技商务中心,力争成为今后全省乃至中部区域科技创新企业(总部)的聚集区。这是光谷中心城的目标。



  在武汉从未见过如此商业配套密集的板块



  微博的读者应该记得我提到过买房“三可”,其中"可住"!这条里最重要的就是看商业配套,商业配套不是简单的超市,而是能够提供优于其他区域的广泛的商业娱乐需求的场所,这点上看,中心城的配备真是武汉从未有过的。



  图上连篇的红色图块就是光谷中心城的商业配套及办公地块,这就是一个新城CBD该有的样子,在武汉从未有过如此的商业规划,无论是泛海CBD还是老光谷,都没有做到。



  在武汉从未见过如此优越的城市绿化



  再说“可住”里面的要素就包括居住环境,最好的当然除了整洁漂亮,还要绿化面积要跟的上,光谷中心城的绿地比例高达30%,你可以看看自己的小区,绿化面积是多少?作为一个新城,中心城是真正做到了环境先行,绿化城市,谁不想做在花园般的城市,在这36多平方公里上,出现的是武汉从未有过的花园城市。



  在武汉从未见到如此完备的文体医配套



  九所小学,五所初中,二所高中,四座大型体育馆,三所三甲医院分别为同济医院光谷分院、省妇幼医院光谷分院、光谷中法医院。在“可住”这条里,中心城的文体医配套确实是其他板块难以企及的。



  这里唯一有人顾虑的是学校,对此我在微博写学区的时候一再说过,学区无法强者恒强,但弱者恒弱,但对于新学校你如何判断是不是弱呢?很简单,看生源,对于光谷中心城来说这些生源大部分都是光谷工作的白领子女,如果你还记得张江码农是如何把张江的学校变成了学区房,那么请对这里的学校有信心,一切都可期。



  多条地铁交汇昭示多极的显现



  可住的另一要素就是交通,城市越大地铁越重要,作为未来的重要一极,中心城有多条地铁交汇,东接鄂州,西连武昌,北进阳逻双柳,南图江夏,至此一个未来多极中最重要的光谷中心城已经集齐所有龙珠,就等待时间便可。



  在武汉从未见过如此供少需多的板块



  如果算周边产业人口的话未来要达到80万工作人口,如果单看中心城的商业办公人群将达到40万,而规划的住宅才可供25万人口居住,在这样一个商业配套教育医疗地铁完善的新城区,这样的供需状态意味着什么?你们细品吧。



  此疫情对武汉确实影响深远,这些内容可参看我的文章《疫情之后武汉房地产市场会怎样》,我重点想说,此疫过后,光谷东将获得更多政策上的支持,正写的时候,已经看到国家把武汉自贸区作为外债便利化试点区域,我想说此后类似的政策也好,大项目引进也好,光谷东会获得更多的支持,所谓有坑好打井,一切都是因为光谷的基础太好了,有基础才有未来。



  所以我今天郑重推荐光谷中心城,因为多极化的必然,也因为这里基础做好,更因为这里是武汉独一二的,如果你们了解到我曾经推荐过长沙梅溪湖成都大源杭州钱江世纪城合肥滨湖苏州园区和苏州湾南京河西,你就应该认真对待我的推荐,我推荐的时候这些区域都还没有大涨。



  关于光谷东,言至于此,山雨欲来早,风起光谷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