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出租车票:武汉神秘故事

人气:35时间:2020-05来源:【武汉的士票】

  今天实在是写不出来了,发一篇旧文吧。



  好多人想让我写一篇关于武汉的故事。



  二年前,我带拙荆在武汉旅行时,写过一篇当地的神秘故事。



  现在看看,当时写文章真是剑气纵横,百无禁忌,才华横溢得满地流淌。



  好多人说,我江郎才尽了。



  以前还不承认,现在看看,年纪大了,名气也大了,做事情反而瞻前顾后,畏畏缩缩,真的是江郎才尽了。



  不过嘛,少年有少年的热血骄傲,青年有青年的进取奋发,中年有中年的沉淀豁达,各有各的乐趣,也没必要羡慕别人。



  承认自己江郎才尽,承认自己是一个平庸的人,通透豁达,自得其乐,也挺好。



  无可奈何花落去,唱罢莲花又一春。



  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一篇被删了,好多新读者都没看过,所以也发一下吧。



  只是一篇旧文章,没有任何影射等,大灾大难时期,还请大家不要过分解读。



  ===



  今天在武汉。



  武汉是个好地方,黄鹤楼下户部巷,热干面和莲藕汤。



  好多人以为武汉只有热干面,其实排骨莲藕汤也很好,粉色的排骨,粉色的莲藕,汤厚味淳,还有一种萌感。



  黄州豆腐、巴河藕、武昌鳊鱼、鄂城酒,这是鄂东四大名产,上讲究的。



  从户部巷出来,有人在长江边上钓鱼,拉上来好大一条鱼,抱在怀里往家跑,这条鱼有二十斤!



  我和符宝在江边喝酒,想起了一件事情,和她讲了讲。



  几年前,在户部巷一个小酒馆,听人讲过一个神秘故事。



  这个人自称“老汉”,是湖北人,他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自己身上,确切地说,是他儿子身上。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他这个老儿子才七八岁,有一次带儿子出远门,坐火车。



  湖北这边多山,隧道很多,火车轰隆隆穿过隧道,忽明忽暗的,孩子看着新鲜,也觉得有趣。



  在那个时候,火车经常出问题,动辄就卧倒在铁轨上,几个小时以后再开动,也不知道是火车出了故障,还是出了交通事故。



  但是他们那一次很不幸,火车停车的时候,他们那节车厢,不偏不倚,正卡在了一个隧道里。



  原本以为,火车过一段时间就开走了,那一天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竟然在那边停了整整一夜。



  孩子开始还挺新奇,趴在车窗上往外看,天冷,车窗上很快凝结了一层白气,孩子就趴在车窗上画画,后来他就说外面有人喊他,在敲窗户,让他下去玩。



  大人折腾了一天,也累了,谁也没当一回事,后来孩子也不闹腾了,老老实实蜷在大人身上睡着了。



  天亮了,火车重新开动,缓缓驶向远方。



  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晚上,这个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



  大家只知道,从第二天开始,这个孩子就变得有点儿呆了,不像以前聪明伶俐了,说话做事都比别人慢半拍。



  后来,他越来越严重,竟发展到痴痴傻傻的的状况,见人就傻笑,甚至捡起地上的泥块、石子往嘴里送。



  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肯定是出问题了。



  先后去医院看了几次,该查的都查了,还是找不到病因,后来大夫就低声跟这个当父亲的说,说咱们医生啊,是治病的,不是救命的,你还是找个看事的看看吧。



  医生说的看事的,就是民间的术士,各地有各地的叫法,东北叫出马仙,闽南那边叫扶乩,四川叫看蛋,河北这边叫看香,各有各的招数。



  武汉这边比较传统,他们就是找道士。



  不过这些所谓的道士,并不是道观里正式修行的道士,而是那种民间术士,平时道袍也不穿,弄一个罗盘,弄一个桃木剑,嘴里念念有词,装神弄鬼,酒也喝得,肉也吃得,谁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



  老汉回头打听了一下,就请了个这种酒肉道士出来。



  那个道士过来看了看,说这是鬼缠身,当年修隧道时死了几个工人,隧道日日夜夜过车,火车又是极阳极烈之物,让他们没法从隧道走出来。



  小娃娃嘛,身体弱,当时他用手在车窗户上画画,鬼魂就在外面看着他,结果透过车窗户这个媒介,上了小娃娃的身子,想从隧道里出来。



  他说,这是小事一桩,只要做一个引魂的法术,把几个小鬼接引走,让他们投胎转世去就好了。



  老汉听了之后大喜,赶紧杀鸡宰羊,沽酒卖肉,热情招待他,等酒足饭饱后,老道士果然做了一场法事,当时便让小孩子恢复了。



  老道士说,这孩子看着是恢复了,但是人被鬼上身后,轻则倒霉三年,重则大病不起,我给你们看了,你们家祖上福德太浅,恐怕要给这孩子认个干爹、干妈才好养活。



  老汉赶紧问:这认干爹又是个啥意思?



  老道士说:中国人讲究认祖归宗,又讲究衣锦还乡后要大张旗鼓重修祖坟、大修家谱,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是因为,一个人能否成功,好多时候运气很重要,或者说运气是最重要的。



  老话说得好,“一命二运三风水”,命是没法改的,不过运却可以改。



  所谓运势,其实就是祖上积德,靠一代代祖宗积累的气运,最后佑护在子孙身上,用无数先人的枯骨,铺成一条金光大道。



  所以好多人说,为何大家族的后人更容易出来,除却家族眼界、财力、人脉关系等,大家族积累的气运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我有个朋友,是专门研究这块儿的,他发现,但凡一个地方要是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往往之后上百年,都再也出不了一个大人物了。



  他觉得,这东西没法解释,只能归结于玄学,就是那个了不起的大人物把这里积累的上百年的气运给耗尽了。



  这个老道士的意思是,你们家啊,是长江发水灾逃难过来的,往上数三代,连祖宗是谁都不知道了,祖坟就更不知道在哪里,也就是断了根,缺乏祖宗佑护,小孩子不好养活。



  然后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找一个福气全的老人做干爹,或者干妈,借一借别人的气运,这种才能熬过去。



  干爹或者干妈,需要有儿有女,双亲健在,属相还要是大属相,除此之外吧,还要每年都去祖坟拜祭的孝子孝女才行。



  这个人左右打听,后来终于在邻村找到了一个,又求了人帮着说和,对方终于答应了。



  因为认干亲这种事情吧,会影响别人家的孩子,毕竟是分了别人家的气运,所以不是关系特别好的人,是不会答应的。



  老道士又给他们做了一个认干爹的仪式。



  这个仪式很特别,先让孩子给干爹行叩拜礼,然后干爹坐在灶台前,用一根红绳,往上面系铜钱,孩子几岁,就系几枚铜钱,最后把红绳两头绑起来。



  然后孩子母亲拿着一把老式铜锁,就是特别长的那种锁,把这串红绳钱给“锁”住,仪式就完了。



  这里最重要的一环,是将这个铜锁红绳在灶台上放一晚,相当于正告天地鬼神,孩子认了干爹,这干爹的气运会佑护这个孩子,天地为鉴,灶神为证。



  以后每年到孩子的生日,孩子都要来干爹家,行跪拜大礼,然后干爹每年生日给他多系一枚铜钱,一直到十八岁结束。



  十八岁之后,将铜锁打开,干爹将这串铜钱丢到炉灶里,大火烧锅,三天后再清理炉灰,这才把这件事情彻底了结了,整个仪式就完成了。



  但是当天晚上却出事了。



  第二天一早,干爹去灶台上取铜锁红绳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铜锁开了,原本系得紧紧的铜钱,也散落了一地,看着就很不吉利。



  老汉听说这件事情,赶紧去找老道士,老道士正在喝酒,喝得五迷三道的,这时候大吃一惊,酒都醒了,说:这么凶,连灶爷都压不住!



  他说,之所以让他们在灶台上系铜钱,就是因为灶台烟火气重,也是一家之中阳气最盛的地方,这鬼东西竟然敢在灶台上作祟,看来来头不小啊!



  他沉吟了几句说:看来,人间的干爹已经镇不住他了,我们得换一个厉害一些的!



  他告诉老汉,方圆百里灵气最足的,就是打麦场那棵老槐树。



  这棵树在村史里有记载,源自清朝早期,是村里一个进士亲手种下的,全村的气运都凝结在它身上。



  这样吧,老道我拼着折损几年阳寿,给你搞一个大法事,让你儿子认这棵老槐树做干爹,绝对鬼神不惧,妖魔退却。



  认树做干爹,自然和认人做干爹不一样。



  老道士让老汉扯了一道红绸,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就是这孩子拜大树为父母,希望树神护佑。



  然后将红绸子系在大树上,然后绕着大树三圈,撒酒水,放鞭炮,大肆庆祝,算是结为了亲家。



  老汉就依照他的说法,老老实实去办了,结果到了第二天,他还是放心不下,大清早就跑过去一看,却发现那块绸布被什么东西给扯断了,上面用毛笔写的文字也都模糊不清,像是浸湿了。



  而且那老槐树上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伤口往外渗着粘稠的红色汁液,仿佛流下了鲜血。



  老汉赶紧去找老道士。



  老道士这次再也没有喝酒,也没有再说大包大揽的话,他沉吟了很久,告诉老汉,这件事情,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老汉听他这么一说,便是面如死灰一般,当时便跪下了,求着老道士救命。



  老道士就叹了一口气,说不是他不愿意帮,实在是自己没有本事帮,现在肯定是有邪物盯上了你儿子,三百年的老槐树都压不住他,你找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最后说,事到如今,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法子,但是这个办法很诡异,说不准会坏了孩子,也不好说。



  老汉这时候是病急乱投医,也顾不上许多,只求他说。



  老道士就说,这个办法是他听别人说的,他自己也没尝试过,据说这是对付恶鬼的,不管多凶的鬼,都不敢碰这个。



  但是这个法子特别邪性,是一个置之死地而求生的办法,但凡有点儿偏差,可能就假戏真做了,人真就死掉了。



  这个法子,就是让少年赤身裸体,身上缠上大红绸子,躺在一个棺材里,然后把棺材放在长江边上,棺材后端放在水里,前端要在岸上,棺材上留上呼吸的小孔,这样放一夜。



  这其实是古代长江祭龙王的法子,按说要在棺材里放上童男童女,然后推到江心,后来有道人就做了这样一个骗龙王的法子。



  这棺材一角放在水里,意思是祭品送上,但是大半个身子还在岸上,所以龙王爷也吃不到,这样只要能撑过一个晚上,这孩子相当于受到龙王爷佑护,怎么也死不了了。



  这个法事有一个专门的说法,叫做:龙抬棺。



  老汉听他说完,问他:那孩子会不会死?



  老道士摇摇头,说:不知道。



  他说,他也是听别人这么说过,是一个家里进贡了童女的人家求来的法子,当时童女是一家轮一个,轮到他家了,反正左右都是要给龙王爷上供,索性赌一把,结果他就赌对了。



  老汉沉吟了一会儿,说,这事情太大,他得回家跟孩子妈商量商量。



  老道士点点头,说:也好,我跟你一起去吧,看看那孩子怎么样了。



  回到家里,孩子妈惊慌失措,说当家的,你可来了,大事不好了,这孩子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就口鼻蹿血,止都止不住。



  老道士一个箭步冲过去,先查看了孩子一番,那血呼呼往外流淌,压都压不住。



  他从香案上供的香炉里抓了一把香灰,塞在了孩子鼻子里,又掐了几下孩子人中,那孩子才渐渐苏醒过来,鼻血也止住了。



  老道士摇摇头,说了句:“这孩子身体都耗光了,也就三五天的光景了。”



  这句话刺激了老汉,他狠狠一咬牙,叫了声:干他娘的!



  这次江边的仪式,是老道士亲自主持的。老道士非常热心,忙里忙外,甚至自己出钱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并亲自在河滩上守护了他一晚上。



  第二天,老汉赶来,发现老道士已经不见了,只有那个棺材才还横在水边。



  他慌慌张张地打开棺材,却发现棺材外面像是撒了一层水,滑溜溜的,腥臭无比,原本盖得紧紧的棺材盖子,也被人撬开了一条缝隙。



  他拼命推棺材盖,但是手脚都发软了,怎么推也推不动。



  他心里发虚,又发苦,眼泪呼呼往下流,他知道,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没了。



  这时,就听见棺材里突然传来了一声闷闷的声音:爹——



  那孩子没死。



  不仅没死,他休养了一段时间后,重新焕发了青春,不仅健康结实,而且聪明绝顶,可以说比原先还要聪明百倍。



  老汉笑眯眯地说:你们是不知道,他还会写毛笔字,还会谈啥玩意儿古筝,据说都是专业级别!



  他哈哈大笑:我老汉啊,养了这么一个孩子,可真是修了三辈子的福啊!



  我当时也替他高兴,还请他喝了一杯,最后他推开门,醉醺醺的回去了,说今天他过生日,孩子专门买了蛋糕要给他庆祝生日啊!



  后来,我在终南山,和我那个修行的大学同学马道人,说起这件事情。



  他却问了一个问题:那个老道人去了哪里?



  我回想了一下,说老汉说过,那个老道士失踪了,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马道人就叹息了一口气,不说话了。



  我赶紧问他怎么了?



  马道人说,一个人的本事和性格,确实会变,但是好多东西,并不是靠努力就可以的,譬如毛笔字和古筝,都需要好多年的积累,哪有人突然就成为大师的,除非——



  我问:除非什么?



  马道人说:除非,这个人,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很懂书法和古筝的人。



  我沉默了一下,问他:难道,是那个老道士——?



  马道人摇摇头:长江滩头龙抬棺,狐仙野怪莫进来。也许是江里什么东西出来了。



  我有些惊慌,回想起当年那个老汉憨厚老实的模样,问他:那我们要不要帮他?



  马道人摇摇头:道法自然,因果循环,这也是他的命。而且他没有求到我,没有因果,我也没法帮他。



  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按他的说法,那个孩子对他很好,也算是稍许有些安慰了。



  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问他:可是,这毕竟不是原来那个孩子了!



  马道人却笑了,说一个孩子要长成,总要经过三灾八难,避过去的是劫,过不去的是难,哪有那么容易的?



  “况且,”他意味深长地说,“你以为这世上的孩子,都还是原来那个孩子吗?”



  天信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专业提供上海,重庆,深圳、东莞、佛山、广州、惠州、珠海,南昌,南京,杭州,成都,武汉等的出租车票、燃油票、餐券和住宿票。



  便利信息:各种票据使您乘坐汽车更加方便。[微信/电话:13480170058]



  许多朋友因为出差经常需要报销一些旅行费用,但出于某些原因,当他们回来填写表格时,他们发现自己由于匆忙而没有收到足够的票,无论是餐券还是车票,出租车票也不错!



  我一年到头都以低价转出租车票,我们的手机上有更多真正的出租车票,都是真正的出租车票、燃料票、餐券、住宿票,都是优惠转移给每个人,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补偿。有不同的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金额也各不相同。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